人工智能首页 > 虚拟现实 > 正文

虚拟现实or脑机接口

2019-09-18 阅读888次

  虚拟现实or脑机接口,现实为这个问题提供了两套解决方案,一个是初露峥嵘的脑机接口,另一个是方兴未艾的虚拟现实,两者都被视为了进入虚拟数字世界的通道入口。

  先说因马斯克而再度引起关注的脑机接口。

  马斯克展示的设备需要在大脑上用激光开孔,之后将人发丝1/4粗细的线路植入脑中,这些线路上的电极和传感器能检测神经元的活动,并从细胞中捕捉信息后发送到计算机进行分析。

  此外,在脑机接口上也有崇尚无创方式的,主要以穿戴设备捕捉脑波来实现设备操控。

  开头提及的Facebook宣布通过非植入式的穿戴设备实现了意念打字,且对生成和感知的两部分语言分别达到了61%和76%的准确率。

虚拟现实or脑机接口

  目前在脑机接口领域,无创派还是占据了主流。

  2016年,深圳某公司就推出了以意念操控为卖点的无人机系统,用户只要头戴智能头箍,就可以实现对名为UDrone的意念无人机操控,完成飞行、眨眼拍照、人手势拍照、人形追踪、自动悬停等一系列功能。

  更早期的装置还要追溯到一些玩具性质的脑波控制球游戏。这种游戏经常是两人一组互相竞争,通过比拼脑波强度将一颗悬浮在空中的小球放到对方的“球门”中。

  相比于马斯克的微创脑机接口技术,捕捉脑波的无创非侵入式穿戴设备具有更好的普及性,目前在某宝上随处可见穿戴式的脑波设备,已经能够让人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体验到意念操控的快感。

  不论是Neuralink的微创接口,还是Facebook的无创接口,尽管近期脑机接口风头正劲,实事求是的说,虚拟现实技术在普及程度上还是更胜脑机接口一筹。

  虚拟现实是由计算机创建和体验的计算机数字拟真环境,用户通过人体感官和虚拟现实终端进入沉浸式的虚拟三维数字环境。虚拟现实除了具备视觉和听觉方面的感知功能外,近年来还逐渐在触觉甚至嗅觉上进行了突破,全功能的仿真系统实现了高度逼真的人机交互,使得虚拟现实技术广泛应用到了游戏娱乐、教育、设计、军事、模拟训练、航空航天等领域,而这些领域尚属于脑机接口无法普及的区域。

  不同的技术原理导致了截然不同的应用范围,虚拟现实依靠人体感官反馈,而脑机接口则源于人体生物电的物理结构。

  生物学认为,每个细胞几乎都是一台微型发电机。心脏跳动、肌肉收缩、大脑思维,人体任何一个细微的生理活动都与生物电有关。神经元细胞之间的信息传导,就是由生物电信号负责完成。

  如果能够捕捉和收集这些生物电信号,并直接转换为计算机可读取的数据,那么就能在人类和计算机之间搭建起直接交互的渠道,而这个渠道的数据交互能力将远超目前的任何一种物理终端。

  将虚拟现实和脑机接口放到一起对比,前者安全,后者高效,应该如何选择呢?

  现在也不用着急就为这道选择题给出答案。

  因为就技术层面而言,两者目前都不成熟,也无法承担数字世界的入口职责。

  虚拟现实自从2015年下半年爆发后,形成了以索尼PSVR、HTC Vive和Facebook的Oculus Rift为代表的头显最为流行,但之后的三四年间,相关厂商迟迟未更新产品,只是通过诸如无线模块等配件优化原有体验,这从侧面已经反映出了虚拟现实技术进展迟缓甚至停滞的现状。

  从本届的CJ展会上可以看出,索尼的重点明显放在了在于PS4到PS5的过渡和云游戏方面。此外,HTC在VR方面孤注一掷后也并未有起色。Facebook花费20亿美元收购Oculus团队后,曾表露出宁愿自己打造虚拟现实解决方案的意愿,显然已有悔意包含其中。

  脑机接口的技术成熟度则更加不如虚拟现实,是否开颅、电极、传感器、信号捕捉、分析、反馈、交互……一连串的问题都还没有明确的下文。

  此外,虚拟现实已经有了商业生态的雏形,而脑机接口的生态还无从谈起。


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