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首页 > 虚拟现实 > 正文

虚拟现实和脑机接如何规避技术难点和社会风险

2019-08-20 阅读888次

  技术和商业并不是两者最大的拦路虎,这些都是可以随时间逐步完善的问题。真正的障碍来自于社会。

  虚拟现实技术会带来的不可避免的沉迷,脑机接口技术先天就存在着伦理争议,这都是会影响到社会活动的因素。

  在斯皮尔伯格执导的《头号玩家》中,影片巧妙的展示了VR风靡对社会带来的负面效应。

  中年宅男一直在家里沉迷设计打金币,凌乱的大胡子已经很久没有整理;母亲在家里的沙发上和人对砍,对自己孩子的呼唤置之不理;六七岁的小女孩因为角色被杀瞬间发狂;最恐怖的是一位公司职员,竟然因为角色被击杀而差点跳楼……

虚拟现实和脑机接如何规避技术难点和社会风险

  虽然是电影片段,但同样具有现实意义。

  《头号玩家》的叙事重心放在了游戏中,对现实只进行了蜻蜓点水式的呈现。电影没有说明在进化全民沉迷游戏中的情况下,社会经济是如何顺利运行的?社会财富是如何分配的?在没有人类劳动力大量参加劳动的情况下,社会分工又发生了哪些变化?游戏中的经济体系又是如何与现实连接的?

  个人的沉迷能用自控解决,全民的沉迷又要如何解决?

  相比全民沉迷的潜在问题,脑机接口带来的伦理争议会更为深远。

  无论开颅与否,一旦脑机接口技术成熟,那么因此产生的终端将成为人体不可或缺的部分,这会影响到人类的生理属性,甚至是对个人的自我认知。

  在由寡姐斯嘉丽出演的电影《攻壳机动队》中,就有着原生人和电子强化人的设定。一部分人在坚持维护传统的原生人体,而更多的人则开始植入各种电路装置强化身体机能。寡姐饰演的草薙素子,则是由人类大脑和纯机械体组成的最完美强化人,但即便如此,草薙素子还是经常受到人类梦境的困惑。

  脑机接口会颠覆人类的自我认知,会带来“我是谁”的疑问,更会带来隐私保护上的困难、法律责任认定的模糊,还有对自由意志的扭曲。


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