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首页 > 机器人 > 正文

连续死掉的3家明星机器人公司,给我们留下了什么“生机”?

2019-05-21 阅读888次

  Anki 公司是由卡内基梅隆机器人研究所(Carnegie Mellon Robotics Institute)的三名毕业生在 2010 年创办的,生产家庭社交机器人。今年 4 月,该公司突然宣布倒闭,这一消息成为圈内热点。

 

  在全球智能家庭社交机器人鼻祖 Jibo 和 Kuri 倒闭不到一年的时间,Anki 也倒闭了。这似乎说明该领域内三家巨头公司都没找到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从历史情况来看,Anki 融资状况良好,据报道共计融资 1.8 亿美元,其畅销的智能玩具机器人 Cozmo 销售价格也不错。Jibo 和 Kuri 的倒闭,也给 Anki 带来了一定机会。但是,Anki 售价 250美元的产品销售都很困难。

 

  或许,这种种迹象表明家庭社交机器人的模式有些问题,那我们还应该对这个市场抱有希望吗?家庭社交机器人行业已艰难度过多年,发展到现在的境况,该何去何从?

 

  近日,美国康乃尔大学机械与航天工程学院助理教授、人机交互实验室负责人Guy Hoffman在 IEEE Spectrum 上发表文章,分享了他对家庭社交机器人市场未来发展的看法。
 

 

  Guy Hoffman 研究方向涉及计算、工程和人机交互。Hoffman 在社交机器人及人机交互领域有15年的工作经验,曾设计了几个陪伴机器人原型机,并在 2012 年合伙创立了社交机器人公司(2 年后倒闭)。Hoffman 还是 一家以色列机器人公司 Intuition Robotics 的董事会成员,该公司正在开发一款社交机器人产品。

 

  Hoffman 表示,在他的圈子里,有很多人在讨论家庭社交机器人行业的发展现状和原因。有人认为当前的技术水平尚不足以实现机器人公司所宣传的用户需求。有人认为,机器人研究的期许过多,但是在技术水平过关时又没有完全实现这些期许。还有人提出社交机器人缺乏“真正的需求”,无法与其他无实体语音产品竞争。

 

  但是 Hoffman 有不同观点,他认为,Jibo 、Kuri 和 Anki 公司的倒闭,并不能证明社交机器人研究方向是错误的,而且我们应该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去开发下一代社交机器人。
 

 

  Hoffman 认为,对于社交机器人来说,当前的时间节点在其时间轴线上类似于苹果 Newton 失败之后的发展节点。Newton 是 Apple 公司在 1993 年制造的世界上第一款掌上电脑,但是因为在市场上需求量低而停止发展,并于 1998年停产。

 

  Newton 在技术来说是一个创举,但是价格过高,性价比低,且在大多数应用上效果不佳。而在苹果关闭 Newton 生产线后不久,其竞争对手 Palm 以一款几乎相同的产品,占据市场主导地位(在20世纪早期),并直接推动了智能手机的发展。

 

  尽管 Newton 商业化失败了,但是它依然是很多概念的首次验证,至今仍有价值。某些功能的实现几乎不需要改动 Newton 原始设计,比如随时随地记笔记、检查数字日历的更新、掌上电脑与计算机之间的数据同步等。Newton 甚至可以写入定制 app 。

 

  一直以来,开发者和产品经理以 Newton 作为他们开发和设计的基础,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回顾起来,Newton 在当今科技的发展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就像 Newton,Jibo、Kuri 和 Anki 也是未知应用中的勇敢开拓者。Hoffman 认为,这三家公司也将会在家庭社交机器人的发展历程中发挥同样重要的作用。
 

 

  如果确实如此,那么从 Anki 、Kuri 和 Jibo 的案例中,可以学到些什么呢?基于对社交机器人从研究到商业实践首批尝试的密切跟踪,Hoffman 总结了以下四个方面的经验教训:


  经验教训 1:开发长期吸引人的产品不容易

 

  所有社交机器人公司都试图为其产品打造长期吸引人的应用场景。但是,消费者的观点通常是一时好玩,因此多数产品很快就过时。这也是那些公司很难成功的一个原因。

 

  另一重要问题是,社交机器人无法避开交互的“单向结构”。目前只能进行单次对话,即便这个对话已经来回进行了上千次。但是,有时候你希望反馈;你希望可以熟悉地通过对话建立联系;你希望机器人可以理解将要发生什么。


  经验教训 2:贵在有趣而非复杂,需要艺术家

 

  家庭社交机器人存在着很明显的技术障碍,比如如何实现逼真的、非重复性的姿势;对话算法也没有足够复杂到可以实现有意义的关系。

 

  Hoffman 认为,家庭社交机器人不一定非要过于复杂化或者智能化,才能成功占据市场。至少有两类长期吸引人的产品,靠的是其简单性而不是复杂性,即纸牌和棋牌、肥皂剧。如果人们仔细分析这两类产品结构,就会发现非常具体的交互模式,尽管其中也存在一定的机械重复性。

 

  或许,社交机器人行业需要的是艺术家,擅长讲故事、引发共鸣以及巧妙设计重复交互的专业人员。艺术家能够将复杂想法简单化,并使其具体化,试想一下专业编剧在游戏行业中的影响作用。

 

  游戏、自媒体和播客行业为我们带来了史无前例的故事创作大师,但现在的社交机器人行业仍十分缺乏艺术家。

 

  Hoffman 认为,一旦艺术家为家庭社交机器人创建有吸引力的故事线,将有助于开发它们真正的魔力,为我们提供“真实家庭影院”。

 

  经验教训3:实体可以帮助建立情感纽带

 

  偶尔会有人说社交机器人只是语音设备而没有任何附加价值。但是当你去跟少数社交机器人用户交流时,他们对社交机器人的情感反应并非如此。研究人员早就在先期的实验室及实物研究中展示了情感回应,而现在拥有了更多的证据。

 

  最近一个关于 Jibo 倒闭的 RoboPsych 播客中,Tom Guarriello 放弃了之前对 Jibo 的冷嘲热讽。当 Jibo 说再见时,他哽咽了,并且他在描述机器人时表现出了感情色彩。很多其他人也分享了类似的经历。

 

  这并不新奇。研究社交机器人这么多年,Hoffman 认为,一个实体在你的空间围着你转,有情感回应,这是无实体对话没法实现的。即便是工作多年的工程师,在观看波士顿动力的 BigDog 踢腿视频时,也很难保持冷漠。

  但由于一些原因,首批社交机器人公司无法把这种效应转化到产品中。而客户的反应却表明,这有巨大的尚未开发的潜力,Hoffman 认为未来一定可以实现。

 

  经验教训 4:设计因素的重要性

 

  将情感和认知转化到可行的实体产品中,在 21 世纪并不新奇。其实,这恰恰是设计的作用所在。设计研究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是社交机器人行业对这个认知不以为然。

 

  社交机器人行业一直由工程师主导着,并且遗憾的是,太多工程师认为,设计只是在产品开发的最后有些点缀作用,帮助产品更有吸引力。然而,没有比这个想法更离谱了。

 

  设计应该是一个前置步骤,研究人类行为,并以艺术方式将历史、美学、伦理学、心理学和工程等元素综合起来,来创造出我们想要用的产品。

 

  重要的是,设计师不会孤立地思考。Hoffman 认为,孤立化是所有社交机器人初创公司所面临的重大问题之一。家庭社交机器人大多数时候被想象成孤岛,从事自己的任务,承载所有焦点。把社交机器人设计成一个生态系统产品的组成部分,比如足球联盟、咖啡连锁店或游船,或许是更加可行的商业模式。再比如, Echo 的成功,源自于它是庞大服务生态系统中的一环。

 

  总之,Hoffman 推测如果设计师创立社交机器人公司,并聘用工程师,可能最终会发现家庭机器人隐藏的需求。

 

  如果学术和工业研究团队有眼光去投资跨学科设计,并将艺术和编剧结合起来,那么社交机器人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家庭社交机器人的未来实例可能会惊艳到我们。


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