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首页 > AI资讯 > 正文

人工智能没能让人类失业,搞人工智能的人先失业了

2020-01-18 阅读888次

  “人工智能没能让人类失业,搞人工智能的人先失业了。”这本是一句调侃,却在2019年成为现实。

  这一年,科大讯飞、比特大陆、旷视科技等人工智能公司相继传出裁员消息,曾经红极一时的AI独角兽,不再是万能的金饭碗。同样也是在这一年,阿里AI labs以年薪百万美元引进两位科学家,华为也为应届技术博士开出了200万的高价年薪。

  而对于那些即将在年后找工作的大批计算机应届毕业生来说,这样“一冷一热”的消息也让他们感到迷茫和担忧。当他们手握简历四处找工作时,才发现“学AI的”和“搞AI的”之间存在着需求错配。

  “一边裁员、一边抢人”,AI行业的大招大裁背后,反映出了几个关键问题——学校培育出的AI人才与市场不匹配,学生们找不到职场榜样;普通的AI创业公司很难快速招到符合岗位需求的AI人才;而真正顶尖的AI人才,大公司又无力留住,他们中不少在掌握资源和经验之后便出来自立门户。

人工智能没能让人类失业,搞人工智能的人先失业了

  根据领英发布的《人才多元化洞察报告》,在中国,前五大新兴职业分别为:新媒体运营、前端开发工程师、算法工程师、UI设计师、数据分析师,其中一半以上与智能相关。过去五年间,中国与数据相关技能的需求增长了7倍,但在市场中仍有15%的岗位空缺。

  未来十年,人工智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与之相关的教育与培养,又应该如何展开?针对这些问题,燃财经与AIPHAROS月光社联合主办了一场沙龙,中科院计算所副研究员杜子东,北京科技大学计算机与通信工程学院副院长殷绪成,51猎头联合创始人朱聚鹏,英诺天使投资总监马瑞,Mor.AI首席战略官龚思颖,Bello倍罗BD总监崔云飞等AI领域的研究员、从业者、投资人,进行了深入讨论。

  一边裁人,一边抢人

  曾经火爆的AI行业,在最近两年降了温。

  《2019中国人工智能产业投融资白皮书》显示,2014年-2018年,人工智能行业在融资事件及融资规模上持续增长,2019年出现首次回落。2019年前三个季度总体融资规模仅为577亿元,2018年这一数字为1189亿,AI投资热情出现明显缩水。有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有将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处于亏损状态。

  据IT桔子统计,2019年前四个月,AI行业资本交易量下降,平均单笔交易融资额1.07亿,相较于2018年的1.8亿,几近腰斩。

  2019年年初即被传出IPO消息的旷视科技,在2019年8月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之后,直到2019年过去也没能上市成功,商汤方面似乎一直都是“有上市计划,却无明确时间表”。

  事实上,自2018年5月,世界知名AI公司IBM Watson突然被传其医疗部门裁员70%开始,关于AI泡沫破灭的论调就逐渐响起,陆续有多家AI公司传出裁员消息。

  2019年年初,科大讯飞被传出裁员优化30%正式员工的消息;AI独角兽旷视科技被曝裁员15%,杭州分部全员被裁;2019年年底,比特大陆传出裁员消息,其中AI业务线裁员比例最高,将达三分之二。

  但另一方面,很多大公司都热衷于挖人,人才争夺也是越来越激烈。

  首先拉开AI人才大战序幕的是百度,早在2010年,百度就将前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王劲收入麾下。随后在2014年引入AI领域重量级元老吴恩达,担任百度公司首席科学家,负责百度研究院。

  腾讯则在2016年成立AI lab,阿里随后于2017年成立达摩院,目前共有近70名海内外专家坐镇。

  除了BAT之外,TMD也在到处挖角,华为更是在2019年花200万年薪招揽技术博士,公司拥有包括700多个数学家、800多个物理学家、120多个化学家。

  不可否认的是,顶尖的AI人才整体还是十分紧缺的。他们从华为、中兴这样的芯片巨头和BATD等公司出走,流向AI独角兽之后,再次转回了互联网巨头企业,一直处在不断的、来回的流动当中。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BAT去海外尤其是硅谷、西雅图挖人才,AI创业公司们就去BAT那里挖人才。其中不少AI大牛们放弃大平台选择自立门户,尤其是百度,堪称AI人才的黄埔军校。


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