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首页 > AI资讯 > 正文

过去一年,人工智能领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2020-01-13 阅读888次

  人工智能刚开始落地时,人们还充满惶恐,记者与写稿机器人等人工智能辅助工具的关系,还曾一度被渲染得富有冲突和争议性。那么,现如今技术则不再被简单地视为“门外的野蛮人”。过去一年里,在媒体行业,AI更全面、深刻地发挥了影响。这虽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般的“突破”,但是对于技术和媒体的发展交互,却意义非凡。

过去一年,人工智能领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在2019年的网络春晚上,几位央视主持人携手自己的“孪生”AI主播一起完成了主持,连撒贝宁都感慨正在直面自己的未来职业危机。两会期间,新华社推出的首款AI合成主播“新小萌”吸引了不少观众的注意。生动的表情、端庄的仪态、亲和的声音,让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这竟然是个虚拟人物。5月,《人民日报》也推出了自己的人工智能虚拟主播“果果”。在系统中输入文字稿,几分钟后,“果果”就能流畅地将新闻播报出来。

  随着5G时代的到来,内容供给,尤其是视音频内容的供给,给人才流失严重的媒体行业带来了严峻挑战。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补充主播等传统生产力量的不足,正在成为2020年媒体行业丰富案例、不断实践的探索方向之一。

  以印刷术等技术为底层逻辑,围绕大众传播的概念,我们建立起了近现代新闻业,这是一种一对多、同时“广播”、内容一致的传播模式。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人们的需求产生了怎样的变化?

  路透社首席运营官Reg Chua认为:“我们需要建立起能够吸引更多人兴趣的一对一模型。”为了满足人们对内容多样、特殊的口味需求,2019年年初,BBC开发了一项名为Salco(Semi-Automated Local Content半自动生产本地内容)的实验项目,借助这一工具,读者每天看本地新闻时,还可实时了解本地医院的急诊情况。这也是目前BBC新闻实验室与编辑部的最佳合作范例。

  除了决定让哪些用户阅读哪些特定内容外,AI还可以帮助媒体实现“折叠新闻(Origami journalism)”。2019年,《华盛顿邮报》就进行了一次实践。在“折叠新闻”下,在线文章不再是静态的、印刷时代式的,而更像一份折纸,它的部分折叠和展开取决于阅读的人。邮报的Gilbert说,“这绝对改变了记者编辑和受众之间的关系。”

  健康、活跃的评论区是每家媒体都想拥有的“后花园”。但是在杠精、键盘侠横行的环境里,审核、管理读者评论成了媒体不小的负担。拿《纽约时报》为例,尽管只有10%的内容开设了读者评论,但是14名负责该模块的编辑,每天需要处理的评论量达到了1.1万条。在引入AI审核员后,这一效率大大提升,这意味着将有更多的文章开放评论区,同时《纽约时报》也能节约一笔人工开支。


随意打赏